js6666金沙app-金沙最新版手机下载e

您当前位置: js6666金沙棋牌 > 法学青年 > 学子文苑 > 正文
旧事的味道
旧事的味道
    我睁开眼,身处在这条安静却也热闹的街...恍若隔世,恍若来生,恍若一个梦。倘若真是梦,那也是一个好熟悉的梦,熟悉到不想醒来。是什么力量亦或信念让我迈开了脚步?这脚步是为了寻找什么?但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答案就是沿途。
    我走近一个多位老者围坐的酒桌,酒桌上的老者健谈却不喧闹,桌上的青花瓷酒杯斟满老酒敬的坚决。他们在敬什么?敬地如此坚决?也许是敬这杯老窖烈酒中飘逸的桂花香吧,也许是敬这双鬓的斑白吧。
    离开酒桌,散去桂花酒香,扑鼻的是酥到心底的豆香,顺着香味发现一对中年夫妇在用古老的石磨碾磨用清水浸泡一天一夜的黄豆,女人用木勺将饱满的黄豆盛到石磨中央,男人开始让磨盘一圈圈地转动,黄豆和清水开始激烈地碰撞,一层层浓厚的豆浆从磨盘夹缝中流出。男人不停息的推着,他在推什么?推地如此有力?也许是推这中国人创造美食的智慧吧,也许是推这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爱情吧。
    我刚想张口询问夫妇们他们的豆浆是甜还是咸,就被一阵墨香吸引,转过身原来是一对爷孙在给家门贴福字,爷爷手里拿着那张红底黑字的福帖,孙子拿着一罐两只手才能捧起来的浆糊站在一旁。爷爷比好福帖的位置示意孙子递来浆糊。孙子着急地说:“爷爷!你福字贴倒了!”我被小孩的天真逗乐,爷爷却认真地说:“孩子,中国人的福字就是倒着贴的。”爷爷在认真什么?认真地如此较真?也许是为了求得一年的福气吧,也许是为了孙子能更好地学习规矩吧。
    墨香还在回味胭脂粉水的甜香就已经入鼻,原来离大师书画房不远处就是当地一位大家闺秀的闺房。慢慢路过胭脂芳香来源的闺房,透过半掩的窗户轻轻一撇,看到了脸庞清秀梳着发髻的姑娘坐在檀木椅上绣花,床榻上一个精美的绣花枕静静地躺在那里,桌子上一双刚刚制好的绣花鞋惹人欢喜。姑娘眉眼低垂,绣花针在纤纤手指中“跳舞”,略略懒散却也精神贯注。她在绣什么?绣的如此忘神?也许是在绣争奇斗艳的牡丹吧,也许是在绣对心中人无尽的思念吧。
    我的驻足终究惊动了姑娘,她抬起头却是莞尔的一笑,这一笑让我仿佛瞬间明白了一切:老人们坚决地敬酒,敬的是中国酒桌上历经五千年不灭的礼仪;男人有力地推动,推动的是中国对劳动最神圣的崇敬;爷爷较真地认真,认真地是中国对新年对祈求平安的信念;姑娘忘神地绣花,绣的是中国女性所独具的最为魅力的东方之美。
    顿时梦中惊醒,周围变成已是空无一人的自习室。
    阳光撒下桌面,耳机里播放的是李宇春的《唐人街》。
(作者:法151-2 韩茳芏)